什麼是自閉症譜系障礙?

根據世界各地近年的研究調查所得,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的人士 (下簡稱自閉症人士) 正不斷增加。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最新的數據顯示,在美國每68名兒童中就有1名被診斷為自閉症人士,相比2012年的數字,普及率增加了30% (CDC, 2014)。在香港,確診數字亦有明顯上升趨勢。根據教育局的數據,估計於主流學校就讀的自閉症學生將會由2013/2014年的4,970人增至2017/2018年的10,300人。換言之,按年約有20%的增幅 (資料來源:賽馬會喜伴同行計劃2016)。

自閉症譜系障礙
自閉症譜系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是一種腦功能發展障礙,每名自閉症人士在其溝通及行為表現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差異。根據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5; APA, 2013),主要的兩項特徵為:
1. 社交溝通及社交互動的障礙
♦   社交情緒互動障礙,例如: 無法維持雙向的對談,在溝通上較少回應,也較少興趣、情緒及情感的分享,及無法開始社交的互動。
♦   在社交互動時有明顯非語言溝通行為障礙,例如:語言及非語言的溝通配合較差。
♦   眼神注視及肢體語言功能的異常,理解及使用非語言溝通能力的缺損。
♦   發展、保持及瞭解人際關係障礙,例如:無法做出符合情境的適當行為,在分享想像性遊戲及交朋友方面有困難,對人完全缺乏興趣。

2. 重複性及局限性的行為模式
♦   刻板而重複的行為、興趣及活動。過度堅持常規,儀式化地使用語言或非語言的行為,抗拒改變。
♦   異常地專注於刻板而局限的興趣模式。
♦   對感觀刺激有過高或過低的反應或對感觀物有奇特的興趣。

根據DSM-5中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定義,以往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四版當中的自閉症 (Autistic Disorder)、亞氏保加症 (Asperger’s Disorder)、兒童期崩解障礙 (Childhood Disintegrative Disorder) 與待分類的廣泛性發展障礙(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Not Otherwise Specified) 的診斷亦包括其中。

我們的介入策略
復元為本 (Recovery orientation)
復元是一個過程,讓個人重新認識自己、建立正面自我形象及重建有意義的生活。當中的元素包括個人化、自主與選擇、責任、康復者參與、家人參與、朋輩支援、重視個人優勢、尊重與反污名、整全性、起伏中成長,以及希望。另外,「復元」不只衡量個人是否回復原來的狀況 (復原),更著重個人的經歷與成長(新生精神康復會, 2015)。自閉症譜系障礙並不是一種疾病,而是腦功能的發展障礙,雖然不能以藥物根治,但小組組員可以從訓練中提升社交能力;故此,我們重視組員的經歷與進步。本中心訓練以復元為本的概念作為理念基礎,著重組員學習如何克服在社交場合上因自閉症譜系障礙所帶來的挑戰。在專業團隊、家屬、朋輩及公眾的尊重和接納下,讓他們享有全面發展的機會,選擇自己的生活目標,活出超越障礙的希望人生。

優勢為本 (Strength-based)
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的人士礙於缺乏彈性、不善於人際溝通、社交能力不足等特性,加上社會人士對他們的誤解,往往令他們在社交情境上遇到困難和挑戰。然而,本中心深信每個人也擁有獨特的天賦和潛力,而不少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的人士亦具有一定的學習能力,只要經過合適的社交能力訓練和支援,並給予機會,他們也可於不同的社交情境中應用社交知識和技巧。部份正常智能的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的人士更有著獨特的優勢或專長,例如:
♦   傾向注重細節
♦   忠誠善良
♦   不會說人長短,搬弄是非
♦   異常的記憶力及專注力,尤其對於他們感興趣的事物 (如路線圖、日期、數字等)
♦   算術和藝術天分
本中心的專業團隊不單重視小組組員的經歷和參與,更會以尊重、鼓勵及欣賞個人優勢的態度,讓他們得到正面的經驗,從中認識自己的長處及特性。

實證為本 (Evidence-based Practices)
本中心於2014年邀請了94位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而智力正常的青少年進行初步研究,結果顯示參加者經過社交小組訓練後,於社交反應量表 (Social Responsiveness Scale) 所量度的社交能力有顯著進步。三個月後的跟進亦顯示他們的進步能夠保持 (Yau et al., 2014)。

為了進一步驗證訓練成效,另一包括實驗組及等待式對照組 (Wait-list Control Group) 的研究亦於2016年完成。訓練後,由實驗組中家長填寫及青少年自評的多元社交能力量表 (Multidimensional Social Competence Scale) 所量度的社交能力均有顯著進步。對照組於較後時間亦參與同樣訓練,訓練前後的對比亦顯示相似的顯著進步 (Chan et al., 2016)。

總括而言,此兩項研究為本訓練的成效提供了實證支持,顯示本訓練能有效提升受自閉症譜系障礙影響的青少年的社交能力,減少他們的心理問題及家長壓力。

Referenc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4). Prevalence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mong children aged 8 years –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monitoring network, 11 sites, United States, 2010.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Surveillance Summaries, 63(2), 1-21.

Chan et al. (2016). The effectiveness of a community-based social competence training for high-functioning adolescents with ASD in a Chinese context. 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

Chan, R.S.W., Lo, T.Y., & Tang, C.P. (2014). Social competence as the centrality of intervention for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why and how? Hong Kong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40 (1), 5-11.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 Washington, DC: Author.

Yau, S.S.W., Tang, J.P.S., Li, A.W.H., Hon, C.Y.T., Hung, S.F., Chan, R.W.S., … & Chan, K.P. (2014). Developing social competence among high-functioning youth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 pilot experience in Hong Kong. Hong Kong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40 (1), 12-22.

新生精神康復會 (20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recovery.nlpra.hk/main/zh-hant
賽馬會喜伴同行計劃 (20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socsc.hku.hk/JCA-Connect/